给您最好的
燃油宝!

C伙伴 | 把地沟油“变废为宝”的刘疏桐

30岁的刘疏桐,用其前瞻性的思维方式和成熟的环保模式,在进行绿色创业:杜绝地沟油回流餐桌,使之转变为绿色生物燃料,彻底解决国内地沟油问题。

谈起地沟油,你会想起什么?

这个让国人闻之色变的东西,是城市下水道里悄悄流淌的垃圾。有淘者对其进行加工,摇身变成餐桌上的“食用油”。他们每天从那里捞取大量暗淡浑浊、略呈红色的膏状物,仅仅经过一夜的过滤、加热、沉淀、分离,就能让这些散发着恶臭的垃圾变身为清亮的“食用油”,最终通过低价销售,重返人们的餐桌。这种被称作“地沟油”的三无产品,其主要成分仍然是甘油三酯,却又比真正的食用油多了许多致病、致癌的毒性物质。

地沟油这个让大多数人都避之不及的东西,却摇身一变成了飞机和车辆燃料。地沟油与绿色燃料,这么高大上的产业,你能联系在一起吗?

刘疏桐,“让地沟油飞”项目发起人,就在中国把它变成了可能。

刘疏桐1987年出生,环境能源管理硕士,在荷兰生活学习9年。曾供职于四大快递公司之一TNT的CSR部门负责电动车项目,也从事过太阳能电站项目的开发。硕士毕业后进入荷兰SKYNRG生物能源公司(世界第一家生物航空燃料供应商),任亚洲区商务开发经理,帮助荷兰航空KLM实现“地沟油”航空燃料飞行。

在荷兰的工作经验,让他对地沟油的再次开发利用有了浓厚兴趣。“大家都想象不到,我们深恶痛绝的地沟油,在荷兰人那里却变废为宝,成为非常珍贵的可再生能源燃料,他们甚至要去全球收集这种油。”

为什么地沟油可以让飞机飞起来呢?地沟油其实就是食用油煎炸之后得到的。植物油是太阳能量的载体,而石油也是一样的,石油只不过是千百万年前动植物吸取太阳能量成长之后被埋在地下,经过千百万年高温高压形成起来的,地沟油本质上跟原油是一回事情,只不过我们通过现代的工艺做成生物燃料,转换成一种现在可以用的能源的载体,相当于现在的石化燃料。

在国外,回收后的废弃食用油经处理后会作为化工和化妆品行业的原料,也可以加工制成生物柴油等能源产品,用于汽车、航空燃料,或者发电、取暖等用途。刘疏桐以前所在的荷兰SkyNRG公司采用了“加氢可再生飞行燃料”技术,先将植物油进行脱氧处理,然后就是一系列的有机化学过程将化学物质的自身组成结构进行改变,真正成为所需要的“可再生飞行燃料”。

据刘疏桐介绍,在荷兰工作时,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在亚太地区的日本、韩国、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等各个地方搜集这些地沟油,全都运到欧洲去。“我当时跑遍了国内的地沟油收集点和生物燃料生产商,发现国内缺乏生物燃料的市场,导致其市场不被认可,没有竞争力,同时也确实存在地沟油回流餐桌的严重问题。”

国内地沟油对食品安全健康的威胁,也让刘疏桐分外揪心。“国内每年有好几百万吨废油的产生,它们都流向了哪里?为什么国内的一些废油处理好了以后,拉欧洲能做成生物燃料?垃圾也是资源,国外可以做到资源回收再利用,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我希望帮助社会实现资源的本地生产本地运用,通过建立机制来改善食品安全。”

刘疏桐知道,他的工作经历、学业背景和实践经验,注定了他是非常适合做这件事的人。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回国,来促进生物燃料的使用,从而将地沟油全部引导到生物燃料的生产,以避免其重回餐桌,为国内的节能减排尽一份微薄之力。“当时我的收入比欧洲平均水平要高很多,比在国内工作舒服多了。”刘疏桐说,“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回国后,刘疏桐创立了道兰环能公司,开始致力于把地沟油安全回收转化成为环保生物燃料,大力开发废油回收的环境及社会价值,解决食品安全的社会问题和燃料质量的环境问题。此外还为交通物流航运等提供新燃料管理方案,更好地节能减排,提升空气质量。

“现在,我们是餐馆等废弃油生产者与处理废弃油厂家之间的连接环节,提供解决方案让整个资源利用流程完成闭环。一方面,生产废油的企业可以知道自己废油的走向,另一方面,可以为处理废弃油的企业打通收油售油的渠道。最后,将地沟油转化成为生物燃料供给交通运输行业,让地沟油跑,让地沟油飞。”刘疏桐介绍道。

刘疏桐介绍,其实用这种生物燃油,可以达到非常好的节能减排效果,相对于普通柴油可以达到每单位90%的温室气体减排,同时可以减少二氧化硫,包括现在说的雾霾、PM这些其他污染物的排放,“所以它是非常有价值的产品,欧洲甚至是每个加油站都强制的要加5%-10%的比例,为了节能减排。”

在刘疏桐和他同事们的推动下,正在推动大型商业机构的物流车队使用。刘疏桐有更大的市场构想:“我们希望把规模不断的扩大,如果说未来把像上海北京这样的城市,大概有3-5万吨的废弃油,如果全部回收过来,全部用作生物燃料,用于公交体系或者城市物流体系里面去,可以达到将近8-10万吨的温室气体减排。”刘疏桐认为,如果能顺利地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不仅可以确保废弃油安全的回收,进入到生物燃料,帮助节能减排,未来也可以联合上游的安全食用油企业,以餐馆为中心,确保把废弃油给他们处理,包括食用油安全供应。这样既保证食用油安全供应,又使废油不回餐桌,一举两得。

如今,刘疏桐和他的道兰环能已经成功地整合两个分歧的行业来解决两个社会挑战:避免地沟油回流餐桌的食品安全问题和降低温室气体排放。

△刘疏桐对地沟油进行化学提取

回国创业的征程不会一帆风顺,刘疏桐也面临着一些难题。能源环保类创业的门槛相对较高, 他的理念虽然被公众认可,但在实际操作中被很多固有利益者限制。由于跨食品安全、环保回收、能源、交通几大行业,也经常遇到相关部门互相推诿的困境。“我们的启发是,在初期阶段与更实际的企业对接,在企业项目得到社会认可后再进行政府公关。”

目前,除了集团公司的物流供应链车队合作再生燃料项目外,刘疏桐本人已经成为中国质量检测中心的特约顾问,联合打造中国食品用油安全的质量认证体系。此外,他还是哈佛社会创新种子社区成员,欧盟ISCC国际可持续发展于碳排放认证技术委员会委员,生物质能可持续准则国际标准中国工作组成员。

但他最为骄傲的,是为公众找到了杜绝“地沟油”的方法。“我认为我找到了‘地沟油’最深层次的问题及最根本的解决。解决问题的过程虽然艰难,但是探索中的成果让我感到开心。如果我们成功的话,将会彻底的解决地沟油回流餐桌的问题。”

刘疏桐认为,能源问题是不可忽视的全球性的问题,而且将越来越紧迫。传统的能源环保行业也必须变得更开放、跨界,去拥抱创新。“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用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做对社会有积极推动作用的事。”

△将地沟油进行一系列的有机化学过程,可使之变为可利用资源

本文内容转自「阿拉善SEE公益机构」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